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動漫日輕 星界系列星界系列 - 星界の戰旗III 家族的餐桌 第十章 再編組   
  
星界系列 - 星界の戰旗III 家族的餐桌 第十章 再編組

第十章再編組

一艘艘運輸船從海德門進入了通常宇宙之中,這支來自遙遠的

拉克法卡爾並運輸物資與器材過來的運輸船團終于抵達了目的

地。

看來自己很快就要與這個房間告別了——傑特呆呆的望著“柏

格維希號”個人辦公室牆上的壁紙,如今“柏格維希號”不論在名

義上或是實質上都已經成為海德伯爵家的軌道城館了。

雖然傑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在這張桌子前面度過一生,但他更

沒料到再沒過多久自己就要跟它說再見了,看樣子他的人生還真是

接連不斷的驚奇啊。

終端手環突然發出了一陣響聲。

“伯爵閣下,”是謝爾奈。“索修先生來了。”

“謝謝你,請讓他進來吧。另外,也請你把山姆森先生叫到這

里來。”

“我知道了。”

這大概是謝爾奈最後一次擔任秘書的工作了吧。既然現在謝爾

奈商會的職員以及機械器材都已經送到這里來了,那麼她也就可以

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上去了。不過令傑特感到很意外的是,她似乎

還很適合擔任秘書的樣子。

當辦公室的門開啟之後,一名年事已高的男性走了進來,他看

起來還蠻高的。這名男子就是索修,也是由馬爾地紐領民政府所選

出來的海德伯國代官。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傑特起身迎接,並伸出手准備與對方

進行馬汀風格的握手禮。

“其實這並不是我們的初次見面,伯爵閣下。”索修用他那只感

覺上像是戴上皮手套一般的手握緊了傑特的手並說。“我在閣下年

幼時,就已經見過您好幾次面了。而且我也受到您父親大人許多照

顧。”

“原來是這樣啊。”經索修這麼一提,傑特也覺得自己確實見過

這名老人幾次面。“雖然這樣的因緣際會還真是有點奇妙,但還是

請多指教。”

雖然這之後還有兩三句禮貌上的交談,但在這段過程中,傑特

必須要先忍住手掌的疼痛,盡量不讓它從自己的表情中流露出

來。

山姆森終于進來了。

傑特居間向兩人介紹了對方的名字。令他吃驚的是,雖然索修

的聲音相當重,但這位代官卻是用亞維語向山姆森打招呼的。

目前海德伯爵城館正停駐于馬爾地紐地上世界上空約O點八光

秒的空間內。所以如果條約生效的話,傑特也就必須要離開這里

了。

雖然根據傑特的記憶,議會的工作效率應該是非常緩慢才對,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當他不在的時候議會在本質上有了相當大改變的

關系,還是因為這次對他有特別待遇的緣故,那些議員竟然以令人

驚訝的速度批准了這個條約。

由此傑特能站在這里的時間只剩下不到二十小時了,而他能夠

停留在海德伯國的時間也僅剩二百六十小時而已。

之後他就只能將伯國的經營工作交給索修與山姆森,換句話

說,這兩個人的協助對傑特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雖然傑特在名義上是他們的主君,但實質上他已經是徹頭徹尾

的外人了。但即使如此,當索修與山姆森打完了初次見面的招呼之

後,為了盡到地主之誼,傑特還是殷勤的請他們坐在椅子上並享用

茶點。

“我想向閣下提出一件私人的請求……”雖然索修說出了這一

句開場白,但他似乎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是什麼事呢?”傑特問道。

“我想今後自己就必須要在這里過生活了吧?”

“其實你也不一定要這麼做。雖然我認為就實用上而言,你願

意留在這里的話是比較方便,但如果索修先生你堅持的話,你在克

蘭登市辦公也不要緊。”

“不,我非常清楚在軌道城館中辦公的優點,所以能否讓我使

用這個房間呢。”

“當然可以。”傑特點了點頭。“如果索修你這麼希望的話。”

“謝謝您,我會在辦公時保持室內整潔的。”

傑特露出了無言的微笑。因為傑特再度使用這個房間的可能性

已經趨近于零了,所以即使這個房間弄得再怎麼髒都沒有關系,不

過聽到索修這句體諒的話之後,他還是覺得蠻開心的。

老實說,傑特對馬汀人所選出來的代官並沒有多大的期待,而

且他打從心底就有了被敵視的覺悟。不過雖然索修可能是傑特的敵

人,但他看起來並不像是一個令人不快的敵人。

“另外,這個,其實,我從柯林特夫人那里看過照片了……

“嗯?”

“所以,我有件私人的請求……”

“是什麼事呢!”

“該怎麼說呢,您似乎正在尋找小貓的飼主,如果行的話,我

希望能夠成為飼主的候選人。雖然在行星上養貓是有可能會讓生態

系產生混亂,不過如果我在這里養的話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當然很樂意。”傑特說道。“不過,貓

這種動物可是很容易把房間弄髒的喔;如果你想要保持室內整潔的

話,我想還是別讓它闖到這間辦公室里來會比較好。”

“原來如此,關于這一類的事我確實是有請教您的必要,畢竟

我對如何養貓這件事實在是一無所知。”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很樂意幫助你。”傑特毛遂自薦了起來。

“不過,因為亞維人都對養貓很有經驗,所以你可能也不太需要我

的幫助。因為我這邊還剩下兩只小貓,所以我可以將這兩只都送給

你嗎?”

“這可能沒辦法。”索修搖搖頭說。“畢竟貓是我第一次遇到的

生物,所以光是照顧一只可能就已經是極限了。再說今後我可能會

忙上一陣子,如果沒問題的話,我想養那只純白色的小貓。”

“這當然沒問題,請你一定要好好的疼愛它喔。”

“真是太感謝您了。”索修以非常誇張的方式道謝之後,便以輕

快的腳步離開了辦公室。

結果到頭來他連一口茶也沒喝。

“這麼說來,你還有一只小貓沒決定要嫁到哪里去嘍。”山姆森

開口了。

“是的。”在傑特點頭的同時,他也想起了盧提蒙德這道菜來。

“該不會連山姆森先生你也想要養吧?”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嘛。”山姆森的語氣有些不滿。“我多少

也是知道要對還活著的動物真心愛護的道理喔。”

“那你真的想養它嗎?”傑特確認著。

“那就免了,我可不想讓我的主君有多余的擔心。”當山姆森還

在說話的時候,他的終端手環也響起了收到信息的聲音,只見他皺

起了眉頭並低頭看著屏幕上的文字。“原來索巴修副百翔長寄信過

來了。”

“看來那個人對寫信這件事還蠻認真的嘛。”

“沒啦,其實副百翔長先前已經親口說過他有寄這封信過來的

事了。他當時還因為我一直沒收到這封信的關系,所以很擔心我到

底出了什麼事呢。我想這封信一定走過一段漫長的旅途了吧,不過

現在看來這封信還是白寄了啊。”

也許我的旅途也是一樣的吧——傑特在心里喃喃自語著。

***

當第一蹂躪戰隊回到帝都時,已經有數十艘量產型的珂維級襲

擊艦離開帝都並展開一段例行航行的旅程了。

第一蹂躪戰隊的兩位先任艦長和先任參謀都晉升為千翔長,其

中羅伊留亞成為第二蹂躪戰隊司令,另外一位先任艦長克拉佩夫則

升任為第三蹂躪戰隊司令,至于第一蹂躪戰隊的先任參謀謝姆蕾希

則擔任第四蹂躪戰隊司令。此外,許多身懷貴重經驗的參謀們也因

為前往新設置的戰隊司令部里就任或是晉升為艦長的關系而相繼離

開第一蹂躪戰隊司令部,甚至連第一蹂躪戰隊旗下的艦長們也都帶

著他們所指揮的船艦分散在新的蹂躪戰隊當中,就連旗艦“琉姆珂

維號”也都沒辦法留在第一蹂躪戰隊里面。

所以到頭來,還留在第一蹂躪戰隊司令部的人就只有阿特斯琉

雅司令,而且還留在戰隊中的艦艇也就只有“芙麗珂維號”而已

了。

因此阿特斯琉雅也就理所當然的將司令部暫時設置在“芙麗珂

維號”上,不過這種狀況真的跟寄人籬下沒什麼兩樣。而事實上,

雖然說是暫時性的司令部,但它其實也不過就是一間翔士寢室而

已。

“您真的要我擔任先任參謀嗎?”索巴修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

來。

原本他還在擔心阿特斯琉雅司令一個人鎖在翔士寢室里不知在

做些什麼,但現在看來她似乎已經對戰隊的人事作了—番構想的樣

子。

“沒錯。”她啜飲了一口茶之後便繼續說了下去。“不過這跟私

人感情沒什麼關系哦。”

“那您到底是基于什麼樣的理由要我來擔任先任參謀呢?”

“比起指揮官來,你還是比較適合當一位參謀。雖然你當指揮

官時也確實是很優秀,不過我認為你的能力在輔佐性質的職務上應

該是能更加發揮出來才對。”

“雖然如果是基于私人感情的話,司令也就不可能會選擇我了,

但我還是無法將您剛才那句話當真啊。”這是他的真心話。

索巴修是一名貿易商人,打從還年輕的時候開始他就一直將自

己視為站在頂點的人,而實際上在他的一生中替某個人工作的時間

也的確是非常的短暫。

“如果你做不好的話,我會隨時炒你魷魚的,所以你就放心

吧。”

“那我就放心了。”這也是他的真心話。

戰場上的緊張感確實令人感到舒服,尤其當戰爭開始時那股嶄

新的感覺更是令索巴修感到興奮,然而最近的自己卻開始對這種感

覺有些厭倦,而且他甚至有點懷念那段自由自在的貿易生活起來

了。雖然在戰時還想過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是有點奢求,可是他卻

越來越希望自己能躲到後方當一名貨物船的船長,並在船上過著無

憂無慮的生活。

然而,如果有人員的要求索巴修留下來的話,就自己的性格而

言,他也只好繼續留在戰場上了。就算他不顧別人的希望徑自前往

理想的世界,也會因為內心被拒絕他人難得請托之後的內疚感糾纏

的關系而無法輕松享受往後的生活。結果到頭來,索巴修還是覺得

比起自我的意志,優先顧及他人的意願還比較輕松。

在這里所謂的“他人”當然是指阿特斯琉雅,如果她是真的需

要自己的話,索巴修也不會有什麼意見。但如果這位司令只是被一

時的猶豫不決迷惑住的話,到頭來也只會造成彼此的不幸而已。

不過她應該是那種會坦率承認自己錯誤的人才對。

“那就好。”

“其實我很在意這艘艦艇會交給誰來指揮喔。”

“你明明就知道嘛。”阿特斯琉雅輕輕的笑出聲來。

被她看穿內心想法的索巴修也跟著笑了。“我果然沒猜錯吧?”

“當然嘍。”她很明確的說。

“那麼,您打算要讓這艘‘芙麗珂維號’成為旗艦嗎?”

“這就免了。”阿特斯琉雅搖了搖她的手。“畢竟新的艦長可是

位很難相處的人哦。”

***

拉斐爾正專心研讀這些數量龐大的文章。這其中包括了各地的

戰況報告、有關主要武器的技術資訊、前線方面的建言、帝國的生

產報告……

在正式回到星界軍之前,這位公主必須要趕上當自己休假時依

然持續戰斗中的翔士們才行,不過她不認為這份作業對自己而言是

件難事。畢竟在她休假的這段時間里戰局也一直停滯不前。雖然小

規模的戰斗還是在各地不斷的發生,但這段時間並沒有出現任何大

規模的會戰。

這就是星際戰爭的典型狀況。當敵我雙方傾全力相互沖突,並

進行一場華麗的大決戰之後,雖然不至于會因此停戰下來,但兩方

卻都會很有默契的進人一段為期短暫的休戰狀態,隨後在某一方完

成戰斗准備的狀況下,兩軍又會合力制造下一個淒慘的戰場。隨著

戰爭的規模越來越大,休戰的時間也就會有越來越長的傾向。

托這段休戰時間的福,拉斐爾總算來得及前往下一個戰場。雖

然她還不知道“三國聯合”的情況,不過各種報告都顯示出帝國已

經做好迎向下一場會戰的准備。

“拉斐爾,”屏幕上突然冒出一個小視窗,而傑特的臉也出現在

視窗上。“我已經回來了。”

“喔,這麼快就回來啦。”

“因為我的休假已經結束了嘛,所以我就請那家伙到宇宙港來

找我了。”

“你沒再宿醉了吧?”拉斐爾覺得有點失望。

“你還真是一個殘酷的人啊。”

拉斐爾所搭乘的是貨客兩用船“史紐諸·亞菲號”。由于海德伯

國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的關系,環繞依利修王國的航線也就再度開

放,而它正是在這條航線上航行的船只之一。

目前“史紐諸·亞菲號”正停泊在渥拉修伯國的戴爾庫圖宇宙

港。

為了送貓給他的老朋友,傑特先前已經下船到宇宙港那里去

了。因為離出港還有一段時間的關系,本來拉斐爾還以為他們會聊

上一段時間,但沒想到傑特竟然提早回來了。

“你那邊怎麼樣?有好好用功嗎?”

“當然,比你好多了。”

“我想質量的計算標准應該跟我在學校學到的差不多吧,畢竟

我也是一名主計翔士啊。話又說回來了,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喝

杯茶再繼續用功呢?”

“原來你也會有這麼不錯的提議嘛。”

“那麼,我要進去嘍。”

當營幕上的傑特還在說話時,房門也在同一時間開啟了。只見

他本人走了進來,一只黑白相間的小貓也攀在他的肩頭上。

“結果到最後還是只有這只沒賣出去。”傑特把小貓放在長椅子

上。

“你就把那只貓送到我家里來吧。”拉斐爾開口說出了自己一直

想說的話。

“可以嗎?”

“我想現在就算我家多一只貓,也不會有人去特別注意的。”

“那麼,名字就由你來取嘍。”

“這只貓應該是少女吧。”

“雖然是還沒有到少女的年紀,不過它確實是個女孩子。”

“如果我把它取名叫莉娜的話,你會不會不高興?”

傑特的臉上浮現出難以言喻的表情。“可是,莉娜可不是亞維

的名字喔。”

“反正你的大名也不是亞維人會有的名宇。再說,它那些兄弟

姐妹的名字恐怕也不是用亞維語來取的吧。”

也許其中一只是以馬爾地紐語,而另外一只則是用戴爾庫圖語

來命名的吧。

“這個嘛,是這樣子沒錯啦。”

“所以了,到底是怎麼樣?’拉斐爾催促傑特回答。“你會不會

不高興?”

“不會啦,”傑特微笑了起來。“我只是會很想帶他走而已。”

“這可不行。它是我的貓,可不能讓你隨便就帶來帶去。”

“說得也是。”傑特點了點頭。“莉娜,你有了一個好名字喔。”

“你真的這麼想?”

“我當然是這麼想啦。”

“難道你不後悔嗎?”

“你是說我沒辦法留在故鄉這件事嗎?”傑特輕輕撫摸著莉娜的

毛皮。“我不會去後悔的,畢竟如果要後悔的話,我的人生可是後

悔不完的。”

“你真的很厲害。”拉斐爾真心佩服著傑特的想法;“雖然誰都

知道後悔是一件于事無補的想法,可是就算想不留下悔恨,能夠具

體實行的人還是少之又少。”

“我只是決定不去後悔而已。”傑特聳了聳肩。“也許等到我真

正察覺到什麼時,我才會發現自己其實真的很後悔也說不定。不

過,難道你就沒有後悔的時候嗎?”

“有的。”

“你?”傑特呆住了。“這樣啊,我還不知道有這回事呢,原來

你也是會有後悔的時候嘛。”

“總覺得你好像又把我當傻瓜看了。”

“才沒有這回事呢。好了,我們回去吧,回到星界軍里去。現

在我能回去的地方又只剩下那里而已了。”

“也好,我們就回去吧。對我而言,那里打從一開始就像是我

的故鄉。”拉斐爾說。“話又說回來,飲料呢?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

等你端過來了喔。”

***

艾克琉雅也從前衛翔士晉升為十翔長了。不過她晉升的原因與

其說是在“芙麗珂維號”上服勤時的工作態度,還不如說是基于她

在“巴斯洛伊爾號”上出生入死的經驗。不論如何,這種晉升速度

只有在戰時才會出現;如果是承平時期的話,因為艾克琉雅的服勤

年數還不是很長的關系,可能直到現在她還只是一名後衛翔士吧。

艾克琉雅對自己的晉升並沒有什麼感慨。她只覺得既然自己會

升上十翔長,也許應該先去軍事大學念點書之後再晉升比較好。因

為在那里的學生應該會有很多人養貓吧。

除了階級之外,艾克琉雅也獲得了更高一級的軍職。因為伊德

利亞十翔長晉升為副百翔長並轉任為新艦艇艦長的關系,所以現在

的她也當上了副艦長,同時也兼任航法士。雖然人事局內部似乎想

趁機讓艾克琉雅擔任炮術士以累積經驗,但聽說索巴修前艦長卻對

這一點提出了強硬的反對意見。雖然自己並沒有特別想當炮術士的

意思,可是關于前艦長為什麼會反對的問題,她實在沒有一點頭

緒。

除了伊德利亞以外,艦上的翔士們也都有了一番大幅度的更

動,就連書記也轉任到其他地方去了。

今天新的艦長跟書記會來。

為了舉行舷門歡迎典禮,所有人都在起降甲板上集合,當然指

揮的工作就落到艾克琉雅頭上來了,這種感覺還真是有點奇怪。

短艇終于停靠在甲板上了,而艦長跟書記也一起走了下來。

號笛聲響了起來。

翔士們也一齊向那兩人致上軍禮。

“我是亞布里艾爾·尼·杜布雷斯克·帕留紐子爵·拉斐爾副百翔

長,我被任命為這艘艦艇的艦長,請多指教。”新艦長向眾人打了

聲招呼。

“我是被長官任命為書記的凌·蘇努·洛克·海德伯爵·傑特主計

後衛翔士。”那位書記也打了聲招呼。

看來自己又要和他們一起並肩作戰了——艾克琉雅問了自己這

個問題——難道我真的在高興嗎?

在簡單的典禮結束之後,艾克琉雅解散了艦上的其他乘員

凝視著傑特的臉。

“呃……有事嗎?”他的臉上浮出了困惑的表情。

“果然很快就見面了。”

“是啊,果然被你說中了。”

“貓呢?”

“抱歉,我沒有帶到這里來,因為我覺得這麼做對它們來說還

是太可憐了。”

“山姆森軍匠翔士呢?”

“在我的領地里,因為他在那邊有工作。”

“你的工作呢?”

“我在那邊已經沒什麼工作了,而且我的戰爭也已經結束了,

所以我打算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就協助帝國一起並肩作戰吧。”

“你在那邊戰斗了?”

“應該算是吧。”

“贏了嗎?”

“我還是不很清楚。”

“把貓帶過來,在出航前回來就行了。”

“可是,我總是有些事要忙的吧。”

“現在我是長官。”

“你這樣會不會有點公私不分啊?”

“所以呢?”

“我知道啦。”傑特只好屈服了。

***

貓有時候也是會做夢的。

在夢里,迪亞荷正檢閱著他的新領地,可是他停留在那個領地

里的時間卻只有一點點而已。

因為他才剛繞完一圈時,同居人馬上就走到身旁並將自己從地

面上抱了起來。

雖然迪亞荷並不討厭被人類抱到他們的懷里,可是當他發現自

己要被丟進籠子里時,他不禁掙紮了起來。雖然他也不討厭進到籠

子里,相反的,他還蠻喜歡住在那里的感覺;可是迪亞荷偶爾也會

有不想進去的時候,而很不幸的是,現在就是這種時候。

“抱歉,迪亞荷。我們要暫時分開一陣子了。”那個同居人開口

了。“雖然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在新的城館里住一輩子,但現在看

來是沒辦法了。不過你放心,我再也不會帶著你到處亂跑了。”

當迪亞荷從夢中醒過來之後,便伸了個懶腰,然後就從溫暖的

被窩里跳了下來,並在走廊上著地。

這里是克琉布王宮里的“群貓餐堂”。雖然迪亞荷很確定夢中

的景象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可是因為貓對時間的感覺是很含糊的

關系,所以他並不是很清楚從那件事發生之後到現在究竟又過了多

少時間。

不過,他覺得那應該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了。

看來自己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更換領地,也許這里就是

他可以安心居住下來的地方了。

先前心情曾經還不錯過一陣子的雪可佳又擺出了具有攻擊性的

姿態。

不過,迪亞荷已經完全不在乎她的舉動了,畢竟貓並不是一夫

一妻制的生物。之前是因為沒有選擇的余地,所以才暫時忍耐她的

壞脾氣,不過現在他已經有很多的同伴了。

這些同伴才是迪亞荷的家族。

雖然有時候自己會嫌他們很煩。可是在睡覺時,如果能跟同伴

在一起的話自己就會很安心。

那群同伴正聚集在喝水的地方。不過他們並沒有做些什麼,只

是無精打采的躺在那里而已。迪亞荷來到了這些貓的身旁,喝了點

水,然後也躺了下來。

現在的自己真是安逸啊。

他突然想起了那個同居人的身影。

希望這種安逸也能降臨到他的身上。

迪亞荷再度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附錄關于“亞維人類帝國”的領主制度

相情大家一定都很清楚,當亞維人的曆史尚處于草創期時,他

們其實是一群集體居住在都市船“亞布里艾爾號”,同時一面在空

間中四處流浪一面從事商業交易的貿易種族。在那個時代里,他們

就是在直徑約一光世紀的廣大人類社會間惟一的聯系管道。

可是相對的,亞維人其實也有在都市船內部相互進行商業交易

的習慣。這點大概就很少人會知道了。

雖然有些人一直深信不疑,但在帝國創立之前的亞維社會並非

采用原始的共產主義。雖然亞維人在從事甯P間航行所需要的煩瑣

工作的同時,確實也獲得了足以讓自己在食住等各方面都毋需擔憂

的報酬,而且他們也不會因為職務種類的不同就對自己的同胞產生

差別性的待遇,不過亞維人還是會基于工作熟練度的差異而給予船

上的乘員不同等級的居住環境。

在此同時,他們也開始以家族單位,或是以氏族單位這種松散

的家族結合體形式逐步累積其私有財產,而且亞維人也藉由家產交

換的過程來增加自身的財富。也許這是他們在漫長的航行時間里用

來打發無聊時間的一種方式。

亞維人在都市船內部的商業交易現象之所以會逐漸蒙上一層神

秘的色彩,其實跟他們當時已經將各家族或氏族的財產以資訊形式

建檔有極大的關系。雖然這項資訊理論上應該相當具有商業上的價

值,也就是說那時候他們以為可以在人類社會中賣出一個好價錢,

但因為都市船外的人都甯願以資汛換取這份資訊的關系,結果到頭

來有關誰是當時最富有的人的問題,就算後人翻遍了帝國前史也只

能在上面找到極為曖昧的答案。

後來,隨著平面宇宙航行理論的發現,亞維人也趁機建立他們

的帝國。而商業貿易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帝國的主要立國基礎之

一。

最早從帝國創建的過程中獲得最大利益的人就是代代世襲船長

一職的亞布里艾爾家族。因為當初登基為皇帝的人就是亞布里艾爾

家族的族長,而且皇帝也立刻下旨將一切具備平面宇宙航行功能的

船只都收歸己有。當然那時候確實有人提出過異議,不過為了讓帝

國的統合能永遠維持,經過一番說服的過程之後,這樣的言論也只

好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被駁回了。

接下來,亞布里艾爾家族的人更進一步獨占了八個“門”的所

有權。換句話說,任何通過這些“門”(它們的前身即為昔日都市

船“亞布里艾爾號”的動力來源,也就是“由亞諾粒子”)的船只,

都必須要向管理者支付“門”的使用費才行。雖然有更多人對這件

事提出了更強烈的異議,但因為協商的過程太過曲折離奇的關系,

這里就先暫時按下不表。

不論如何,亞維人終于開始借由原本是用來保衛都市船的軍事

力量向外擴張其領土了。他們很快就占領了三個星系,而這三個星

系就是亞維帝國最初的領土。雖然理論上帝國是有了新領土,可是

打從一開始亞維人就對以政治的方式統治地上世界不感興趣。只要

亞維人能夠獲得貿易獨占權,那麼他們也就很滿意了。對亞維人而

言,“統治”這個詞彙所代表的意義,其實只不過是向領民們的自

治政府宣示帝國的存在感,同時讓亞維人自己對星際貿易產生更強

烈的欲望,並從中累積更多的商業利益而已。

這三個星系很快就被分封給三個主要的氏族,而且帝國也特許

他們擁有以各星系為據點從事貿易的獨占權利。然而在帝國曆的黎

明時期,由于亞維人完全沒想過要將不介入地上世界政治視為基本

原則,而且各領主的統治手腕也還稱不上洗練,所以領主與地上世

界之間曾經為此而發生過不少嚴重的摩擦。

隨著帝國疆域的不斷擴大,領主制度也開始逐步成形。

通常領主可以區分為下列三大類:

第一大類是負責管理八個通往帝都拉克法卡爾之“門”的諸

王。由于他們之中一定會出現一位皇帝的關系,因此諸王絕對不只

是單純的領主而已。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原先管理“門”的職務

如今也形同虛設,而王位也就因此而成為一種單純的名譽頭銜了。

第二大類是掌握其中具備有人行星之星系的諸侯。雖然以前這

些人都一視同仁的被稱為伯爵,但後來亞維人還是認為有必要就這

些諸侯的地位加以排序,因此帝國便新設立了公爵、侯爵以及大公

爵的爵位。其中大公爵是專門為根源二十八氏族之長的嫡系家族而

設置的位階。

此外,將某個無人星系分封給領主的案例在帝國史上也隨處可

見。而這一大類的領主又可粗分為兩類:如果該星系只要經過行星

改造後就適宜人居,其領主就被稱為子爵;如果該星系完全沒有適

宜人居的可能性,那麼其領主則被稱為男爵。換句話說,一名子爵

可以期待自己的領地有適宜人居之日,而一名男爵則可借由礦物資

源及反物質燃料的供給來維持其生活。

子爵與男爵的存在,可說是帝國能夠一面擴張其領土一面還能

維持內部和平的重要基礎。然而,帝國並不會因此就放棄其征服事

業。即使亞維人不會積極的主動求戰,但如果帝國基于某種理由而

陷入戰爭狀態的話,直到敵國被完全吸收為止,他們絕對不可能會

輕易放下自己的槍矛。

當然,這時候帝國就有必要進行將前敵國的星系納入其領土中

的作業。雖然這些新領地到最後都會分封給在該次戰役中立下大功

的人或者皇族,但由于剛征服的星系通常不可能會輕易服從帝國的

統治,所以這中間就會發生許多麻煩的問題。為了不讓帝國的褒賞

心意造成領主統治上的負擔,由皇帝先親自兼任領主幾乎已經成為

一種慣例。當然皇帝本人是不可能會占親自統治被征服的星系,所

以這時候帝國就會派遣代官前往該邦國執行領主的業務。

然而一旦到了戰時,帝國根本就沒有辦理這類手續的余裕。這

時候,星界軍就會在征服某個星系之後任命一位代理領主暫行統

治。

代理領主並不需要任何特殊的資格。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這項

職位通常都是交由某位翔士來擔任;但這畢竟是在征旅途中不得不

然的權宜做法,絕對不是因為代理領主由軍人來當是最合適的關

系。此外,貴族及其子弟被任命為代理領主的案例也相當多,這可

能就是因為一般人都公認這種既無聊又毫無報酬的職務其實也算是

這些人的高貴義務一部分的緣故了。

直到帝國對某個新邦國正式統治為止,代理領主都必需要暫時

在該星系上忍耐一陣子。當然,為了能確實統治一塊新領土,充分

的行政經驗可說是絕對必要的。因此,直到老練的代官赴任之前,

帝國通常會要求代理領主除了一些必須禮儀之外盡量采取無為而治

的態度。

然而,在帝國的曆史上也會出現許多例外的情況,甚至也曾經

出現過在代官尚未抵達新邦國之前,該處就先發生緊急狀況;而一

些不但沒有領主經驗甚至連人生經驗也極度缺乏的年輕人,就必須

要先協助當地領民政府渡過眼前難關的案例。

雖然其中有數個案例最後都以不幸的結果收場,但因為帝國對

這類事件一概都以“時機不對”的官方見解涵括過去的關系,所以

直到目前為止,現行的代理領主制度並沒有進行任何根本上的變

革。

上篇:星界系列 - 星界の戰旗III 家族的餐桌 第九章.家人的餐桌    下篇:星界系列 - 星界の戰旗III 家族的餐桌 後 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