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動漫日輕 受歡迎的我連世界都拯救了(泣)第一卷 第四章 發揮本領   
  
第一卷 第四章 發揮本領

雖然在與靜流學姐約會前得這段時間我一直感覺胃部不適,但離時間還是在不斷接近那約定的時刻.在教室里正在准備收拾回家的時候,隱去身型的小玉在我耳邊嘟囔著:

"找巴古的事怎麼辦?"

我走出教室,一邊介意著別人的目光一邊張開嘴.說到:

"對不起啊,今天我也有私人的約會.所以,想要一個人呆會兒."

"又是和女孩子在一起?"

我被尖銳的眼神瞪著.

"不是,我不是腳踏兩條船來著嘛,因此,一定要和另一個受害者解釋.所以,希望小玉你暫時離開下."

"真是的,我不管了!"

小玉通過走廊的窗戶飛向天空,消失了蹤影.雖然讓她有些不高興,不過,以後再去補償就好了.大概吧.

和小玉分開,我步行向著約會的公園走去.是距離學校稍稍有點遠的公園,離公園很近的地方有個神社.向神靈祈禱希望能夠從今後的修羅場中生還,之後,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等待.

因為約定的時間是七點,還有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我干點什麼呢?

對了,就回顧一下我和靜流學姐從相遇到現在的經曆吧……

*

我和靜流學姐的相遇能夠追溯到,高中入學剛剛開始新生活的時候.

我所在的學校的學生一定要加入委員會,我被分配到圖書委員的手下.與這個圖書委員的初次見面,就是我和靜流學姐的初相遇.

一見傾心,就算這麼說也不為過.

靜流學姐是那樣的美麗.烏黑的長發,細長清秀的雙眼皮.雖然總是露出微笑和穩重的表情,沉默不語的時候也 是十分美麗,並且是巨乳哦.我只要是女孩子就喜歡,不管是什麼樣的女孩子都會喜歡,並不是對姿色無所喜好,順便說一下,靜流學姐完全是我的菜.

在此之上,性格也好.總是笑嘻嘻的十分明朗,不吵鬧.因為無論對誰言行都很有禮貌,十分有聲望.並且,成績優秀,也擅長一些適度的運動.

我也想同靜流學姐關系親近,不過不犯病的時候我是很認生的,不能自己率先搭話.或者說,如果離學姐太近了的話或許我會犯病吧!因為左右為難,我便在最初那短時間很少有的和她保持一段距離.並且,感覺到靜流學姐也在回避我.

在委員會或者在學校內擦肩而過,或者四目交彙時,我都若無其事般的無視了過去.不過,我們卻總是遇到一起.眼神交彙.卻不說什麼話.因為我很害怕自己的病,所以不敢靠近.就這樣,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在這麼平靜的日常生活中,我的病又犯了.

圖書委員的工作確認書架上書的在庫情況.一天整在工作的時候,偶然,我清數的是同靜流學姐背靠背的書架.

"我有件事必須要向望月君道歉."

突然間她說出這話,我無法立即做出回答.

"望月君對圖書委員的工作很有熱情的啊,我還誤解你來著……"

有熱情的應該是靜流學姐啊,不過,這個可不能跟她說.

"一開始,我還以為望月君是不良少年呢!"

"啊?為什麼認為我是不良少年啊?"

我看起來很老實啊,頭發也沒鼓搗啊.制服也整齊的穿著著.因為本來就是聲譽不好,不過至少為了看起來像一個清爽的好少年努力了.被認為是不良少年還真是有些以外啊.

"不是,那個,之前,曾經看過望月在車站前面打架."

恐怕是獵捕望月吧.

"若是讓你受驚了,真是對不起啊."

"果然是望月君來著啊."

"不是,那個,一般的情況下我都是逃跑的,無論如何也跑不了的時候,沒有辦法,只能……所以,與其說我是不良少年,莫不如說我是不良的受害者啊."

"你不害怕嗎?"

"也不是要殺人什麼的,那種事已經習慣了."

"真厲害啊,要是我的話,我想肯定嚇得不會動了."

"到那時我會來守護學姐的,不如說,我會一直永遠守護學姐的."

暈,又亂犯病了.並且,我一邊微笑著一邊把臉面向學姐那邊.學姐像是在咀嚼我說的話的意識似的凝然的定住了.意料以外的是,我犯病時候說的話好像很有攻擊力哦.

"我,我並不喜歡玩笑話!"

靜流學姐弱弱地說到,臉也紅了,真可愛.

"不是開玩笑啊,都說了,有困難的話就叫我,我馬上就趕過來,這樣也感覺困惑嗎,要是困惑的話我就放棄……"

"不是,那個,這個……"

"靜流學姐真是可愛啊."

我微笑著說到.學姐的臉連耳朵根兒都變得通紅.真TMD可愛啊!但是,不可以,不能這樣發展下去,踩刹車,踩到底!!

無論什麼時候,也不能傳達我心底的呼喊.

一邊凝望著滿臉通紅的靜流學姐,一邊向她靠近.學姐也沒有要逃跑的樣子.就那樣我把一動不動的靜流學姐挾在我的身體和書架之間.我把手搭在書架上,俯視著身邊的學姐.在如此近的距離望向學姐,之間她仰著頭看向我,那可愛程度真是充滿破壞力啊.雖然學姐的臉依舊很紅,並且情緒高漲,不過眼神中卻毫無害怕的神色.而且,我的病就這樣強制讓我想要親吻下去似地,把手搭在了學姐的下巴上.

不行啊.這種事,我是不能允許的!

"……開玩笑的."

說出這話,我在內心松了口氣.學姐也像是松懈下來了似地.

但就在下個瞬間,我親了學姐.

靜流學姐的動作停止了,我的思考也停止了.

再啟動.

喂喂喂喂喂……!我在干什麼啊?!進攻攻勢過急了吧!完全跟不上啊!什麼H系少女肉食系男,在合乎邏輯點吧!我這是在干什麼啊!死都無法償還!

嘴唇離開的瞬間,看見靜流學姐正在睜大眼睛看著我.我的意識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認為從接吻開始的戀情很好嗎?"

什麼,在發出撒嬌的帥哥的聲音?還是算了吧!我的精神點已經成負值了!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喜歡你了."

我再一次用手抓住靜流前輩的下巴.

"如果討厭的話,可以拒絕的."

"啊……"

我又強吻了她.強奸犯.在,在我身體里有一只惡魔!淫蕩的惡魔!淫魔先生真的放過我吧!但是,淫魔先生還沒有回去.

就這樣強行奪走了別人嘴唇的混蛋,就這樣開始和靜流前輩交往了.嗯,我還是死了的好.

*

坐在長椅上抱著頭.什麼?這麼有目的性的攻勢?雖然是自己的事情,但是,真的是太過分了.難道說,我的病把那種很容易被感動的女孩作為定點射擊的目標了?啊,我想去死了.

一個人的甯靜被打破,聽見像電車似的咯噔咯噔的聲音,把目光投向那個聲音的方向.

靜流學姐提著像裝了尸體似的沉重的手提箱進入了公園.

……哎?要被殺了?被殺了然後裝進了箱子里被運來了?

這樣的話准備了雜志的話就好了.因為做了即便是被刺了也沒有辦法的事情,這里是笑著老實接受一切吧.不,不能笑.在這里笑了的話,那才正是最差勁的吧.但是,看著向這邊走近滿面的笑容的靜流前輩.一點殺氣也沒有.

"月君,讓你久等了."

"沒事,我也才剛來."

靜流前輩笑呵呵的坐在我的旁邊.走近一看真切地感受到靜流學姐果然是很漂亮.

"你要說的話是?"

"不,那個,昨天……"

"在游泳池的時候看起來很開心嘛."

靜流學姐笑著說到,反而更可怕.

"啊,沒關系了.砕月你的病我都知道了,所以我想那是沒有辦法的事."

"誒?"

"從自稱是砕月你的青梅竹馬的人那里聽到了關于你的病."

一絲不苟的笑容.果然,反而覺得更害怕.

"有一件想確認的事,砕月你說喜歡我是真心話嗎?還是謊言呢?"

"不是謊言.是真心的."

我平和地說.

"弄清楚了我就放心了."

靜流學姐微笑著從旅行箱中取出了兩個塑料瓶裝的果汁.靜流學姐把兩個瓶蓋都取下來,把一瓶遞給了我.

"我想會說很久呢,一邊喝飲料一邊說吧!"

是普通的運動飲料.因為過于緊張我口中干的不行,所以一口氣喝干了近一半.好,准備開說.

"我開始說了……"

"這個公園是我門學校後,經常一起來的來著吧!"

"嗯,是這樣的."

"因為砕月你說喜歡人比較少的公園,我介紹的喲."

靜流前輩保持著笑容開始講述著二人的回憶.我一邊隨聲附和著,一邊思想馳騁在過去的記憶中.和靜流前輩在圖書館學習,因靜流前輩和父母吵架了,我陪她一起離家出走……

有很多各種各樣的回憶,但這一切,都被我徹底毀掉了.我們有各種各樣的回憶,盡管這樣的反省著,卻不知為何呵氣湧出來了.咦?奇怪.為什麼這麼困呢?就這樣光是說回憶的話題的話,那才真的是說不定會睡著了吧.我喝運動飲料,讓心情放松.

不知道講了多少,但是不能光是講快樂的回憶.要是不好好地講清楚的話……

"那個,靜流學姐,接下來我有話要說."

"我已經不介意了."

"誒?"

"月君你是想把病治愈吧.那麼我來幫助你治好吧."

"但是,這不是輕易能治好……"

突然塑料瓶手中掉落下來,落到地面上.

"月君,你怎麼了?"

難以忍受程度的睡魔襲來了.雖然想要保持不睡著了,不過兩個眼皮已經開始打架了.

"不,那個,是說後背沉呢,還是犯困呢……"

"那麼,好好睡吧.沒事的,我一直在我身邊."

意識落下的瞬間,在地面滾轉的塑料瓶進入眼簾.



聽見嘩啦啦車輪的聲音.微盹視野的眼前一片黑暗,我的身體像是胎兒般蜷曲著.而且,雙手雙腳和口的四周都很緊.好像是被束縛,被用東西把嘴堵上了似的.

"第一次見月你的時候,心中就有新世界蔓延的感覺."

即便是發呆的思考,也不會漏聽靜流學姐的聲音.

"那是發生在我忘不了的春假的事情.我在書店買參考書,不過,那天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呢,向車站前的小巷方向走去.小巷白天也很暗的吧?而且,也常有不良的人之類的聚集在那,我平時幾乎不會接近的.但是,在那一天,我很想去.或許,從那天起命運的車輪轉彎了吧.

突然身體搖動了.嘩啦啦車輪響著.啊,現在,我在那個手提箱里……嗎?!

"聽到小巷的停車場里的叫罵聲的時候,身體恐懼得不能動彈.

但是,感覺像是發生了什麼事.走向停車場去看.連我也是很吃驚啊.人在飛,可以說是被踢飛嗎?月君帥氣地把不良少年帥踢飛了喲.嚇了一跳呢.但是,以為也是很可怕的臉,卻是美麗的相貌,像是從少女漫畫里走出來一樣感覺的人,我想大概從那個時候我就開始喜歡月君了."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自己被裝到皮箱里.連思考也被睡意帶走.

"那之後我多次去小巷去尋找你的身影.一邊尋找考慮了很多哦.幾歲呢?哪里的學校的人呢?是個遲鈍的人吧?如果是不良少年打架很厲害的人的話,沉默寡言,性格冷淡也許怕生吧.但是,其實是一個有溫柔的地方的人……只是那樣的妄想就很開心了.喜歡一個人的心事.所以,喜歡看書,喜歡看故事."

身體想動也動不了.而且,眼皮又變得沉重了.

"故事很好啊!充滿了夢想和希望,愛啦這些閃耀的東西.故事中出現的人物是月像你一樣地閃耀.擁有夢想,決不絕望,與命中注定的愛人相遇,相愛.全部是現實中沒有的東西.像我這麼無聊的人是看不見夢想什麼的,但也沒有絕望過也沒有希望.但是愛……"

語言堵塞,車輪聲停了.

"在我的心中有愛.有的.但是,和這個同樣丑陋的心情也有啊?果真是有愛憎的啊,過去不知道."

再次,出現車輪的響聲.

"月君,就像從故事中走出來的人.我那樣的尋找也沒有找到你,竟然是同一所高中的圖書委員,拿出勇氣主動說話,突然被吻了,或者在我困難的時候像英雄一樣地幫助我……"

突然電子音響了.是電梯什麼的聲音嗎?

"從那時開始,一直被擺布著.一起去玩的時候,會想這是約會吧,看到你和別的女孩關系很好地一起走的樣子,心情很消沉.你,一定是不知道那些事吧……"

響起了嘩啦啦的聲音.

"我的人生原本是很平靜的.按父母說的那樣做,作為好孩子來培養.什麼都不考慮.什麼也不做決定.是月君改變了我這樣的生活方式的吧?"

手提箱的動作停止,咔嚓咔嚓的聲音.像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可是你背叛了我."

突然手提箱倒下了.手提箱的鑰匙被打開,明亮的世界中我眯著眼睛.靜流前輩一邊哭泣一邊看著我.

"月君不是說了會接受和家人不和我嗎?是謊言嗎?我選擇了你,但是,你卻……"

靜流前輩雙手伸向我的脖子.沒有抵抗的力量.

"……如果要把你讓給其他人的話,我還不如殺了你."

纖細的手指纏繞在我的脖子上.慢慢地增加力量,真的很痛.

雖然這樣,但是我的身體完全沒有反應,雖然很痛苦,不過,被殺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因為事已致此.我安靜地抬頭看著靜流學姐.

"月君這麼做是什麼都能接受的吧!我殺了你,你也一定會原諒我吧!"

掐脖子的力氣放緩了.

"都說了,我也會原諒的,原諒愛.即便是基督教的神也會原諒錯誤吧,同那是一樣的."

她松開了抓著我脖子的手.

"關于月君的病,我也進行了許多調查."

脖子上冰冷的觸感.環一樣的東西套在脖子上了.這個是項圈?

"那種病啊,是癔病的一種呢.像月君一樣的人們在心底里,自己一次被愛的事想也沒有.所以,想被愛的願望很強烈.但是,認為自己沒有被愛的價值就放棄了.這種被壓抑的糾葛爆發的結果,就是成了這種病."

嘛,不管怎樣我是個毫不在乎地對女孩子說謊言的壞小子,這是事實.

"果然母親的事情是心理陰影啊."

說起來,那樣的話,和靜流學姐曾經說過.順便說一下,靜流前輩所說的"母親"不是指香織,而是我的親生母親.

"不過不要緊.沒有被愛的記憶的話,那就從現在開始制造愛的回憶不就好了嘛."靜流前輩在說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來做你的媽媽."

啊啊,越來越不明白是什麼意識了.不過,我的身體還是不自由的,意識再次沉到睡眠中.



注意到我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里.

棚頂明亮潔白,像新建的房子一樣漂亮.牆壁上也是一個痕跡也沒有.連地板也打掃得非常乾淨.房間中有一張讓我睡著的床.地板上是個不合時宜的茶幾,電視也有.這里是哪兒?

我想要坐起身,卻聽到了喀拉的聲音.

我的脖子上懸掛著鎖.是項圈.從項圈上伸出條看起來很結實的鎖.和床的部分用手銬連接著.不知道是什麼意識.不是,是知道,但是不想多考慮.但是,怎麼說呢,雖然討厭但是我的大腦還是運轉了,總之,可能,或許,我正在被監禁著嗎?!

我冷笑出來.嘗試著要站起來, 因為無法把它扯掉,所以逃跑是不可能.這個鎖的長度大約有五米吧!雖然能夠睡覺,不過長度到不了出口.手銬可是真家伙.可不是那種不值錢的玩具手銬.那麼,項圈是怎麼樣的呢?用手嘗試著摸一下,也是一個不能輕易弄壞的好家伙.是的,我無處可逃.

即便是這樣,為什麼,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也只能笑了.一邊笑一邊坐在床上的時候,肚子叫了起來.

就這樣被靜流學姐棄之不顧的話,也許可能就這麼餓死了.

記憶中在孩童時候有過距離餓死僅差一步的經曆,那個時候餓了四天左右也沒事來著.但是,那時候喝了自來水,話說人三天不喝水就會死.的確這回也就只有神仙能夠救我了.感覺會完蛋.好了,算了,大不了就死我一個.

哎?又要死?在日本這個豐衣足食的日本?很奇怪吧?我的狀況很奇怪吧?

我正在想著門開了.靜流學姐看著我嫣然一笑,說到.

"早啊,月君."

好好地微笑著,不知道有何目的.

"我要准備早飯,你等一下哦."

這樣說著再一次走出房間.能聽見菜刀敲擊菜板的當當當當的聲音,飄來了大醬湯好聞的氣味.過了一會兒學姐端著盆走了出來.盆里裝的是大醬湯和烤魚蓋飯.味道很好聞.並且靜流學姐穿著圍裙的樣子也很美.像個新婚的小媳婦.

"好啦,吃飯吧!"

靜流學姐把菜放到矮腳飯桌上.我一邊介意著脖子上的鎖,一邊坐到矮腳桌的前面.

"月君,小心燙哦!"

語氣十分溫柔,感覺像是同小孩子搭話似的聲音.越來越不知道靜流學姐的目的了.因為不知道,我要自己追問.過于直接的追問的話,讓學姐想起討厭的現實的話就不好了,委婉的進行吧.

"那個,學姐昨晚沒回家嗎?"

突然間靜流學姐撅起了嘴巴.

"月君,是母親才對吧!"

不知道什麼意思.

"真是的,這孩子,夢游,是不是做什麼奇怪的夢了?"

委婉試探的結果就是這個.不用去想,我已經面臨了很嚴峻的事實,思考也要停止了.神啊,差不多該救救我了吧.

"那個,這是,什麼意思呢……"

"月君,醬湯已經涼了."

這樣說著親手把碗和筷子交到我手上.我就老老實實地喝了.恩,好喝.

"給,米飯.今晚媽媽也給你做親手做的料理."

我一邊咀嚼著大米飯,一邊一頓思考.

首現,學姐說什麼她是媽媽,把我當成是有她兒子似的對待.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玩法呢?近親相奸PLAY?不對,我立即踢飛了這個觀點.如果是這樣,項圈怎麼解釋?對了,是類似近親相奸的SM教育play吧.這還真是高端的玩法啊,我仿佛看到了世界的終結.

邊思考這些邊無言的吃著早飯.雖然肚子已飽,不過心情卻放心不下來.好了,肚子吃飽了,就這樣切入主題吧.

"那個,學姐,我有話要說現在方便嗎?"

"月君,應該是叫媽媽吧?"

"肯定是做什麼嚇人的夢了."

學姐這麼說著,突然包緊我.學姐豐滿的胸部就貼在我的臉上……

"沒事了,已經沒事了,媽媽在旁邊呢."

"媽…媽媽!"

我也順勢抱緊了學姐.這不是沒辦法嘛.不過學姐的胸部真是又柔軟又大…

"月君真是愛撒嬌的孩子啊."

靜流學姐的味道真好聞……喂,太過分了吧,我.

但是呢,這胸部的溫柔真的有制服一切的魔力哦.

真想一輩子都保持這個狀態.就這樣死在靜流學姐的懷里也好.當然這是夙願.在大胸面前在吃不消的現實也都是小事.

很多事情自然會變好.

好的,那麼,就把學姐當成我媽媽.因為,神不幫助我.所以,人在任何情況下都會很快適應,可以消除壓力.

這是人類為了能從殘酷的現實中活下去的智慧.項圈?壞了的前輩?在巨乳面前什麼樣的東西也都是浮云.

"媽媽!媽媽!媽……!"

臉滴溜溜地在胸中游動.

"真是愛撒嬌的孩子."

明明是無論怎麼想都奇怪的狀況,卻被治愈了.女孩真是了不起啊.胸是真是了不起啊.這不是能拯救世界的力量嗎?嗯,能解救,能解救,能拯救很多的東西.

就這樣母親懷里的嬰兒平靜地入睡.現在的我,什麼都不感覺害怕了.說胸部是我的上帝也不為過.

這麼說來,我的媽媽,現在在做什麼呢?她還活著嗎?

不過,先在靜流前輩是我的母親,怎麼都沒關系……

就這樣我和靜流學姐的皇家監禁生活開始了.

*

夢中想起了我的母親的事情來.

我的母親對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從沒有見過母親笑的樣子.雖然這樣,不過對于年幼的孩子來說,沒世界的全部是母親也言不為過,所以母親在的時候我總是盡全力展現笑容.

哭鬧任性磨人的時候幾乎沒有.

因為是不容許的.哭就打,耍賴的話會真的被遺棄的.所以,我永遠是在母親的面前笑著.但是即便是我笑著搭話,母親慵懶地置之不理或者隨便地被敷衍回來.唉~ 當時的母親順便照顧我.

我上小學的時候,扔下一萬日元的鈔票,三四天不回來.飲食到附近的便利店買就完了,也沒有教過我清掃和洗衣服.

那個時候的我因為很髒經常被說"好臭."被欺負來著.

有一天,母親就像平時一樣留下一萬日元的鈔票,就消失了.我就像平時一樣,用這一萬日元買來事物填飽肚子.但是,一個星期過去了,媽媽卻沒有回來.想聯系連電話號碼也不知道.並且,運氣不好的事情是已經開始放暑假了,所以沒有一個人知道我有危險的事.

後來錢用光了,用喝自來水來度日的日子持續著.

但當時沒有感覺到死亡會離我這麼近.說起來,連死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那個時候,我以為自己著的會死.

不過,即便是在這種這種已經達到最大限度的情況下我還是對母親深信不疑.沒想過要找誰幫忙 .笨拙地吵鬧的話,又會給媽媽添麻煩.而且, 我認為母親一定會來救我.

我這麼想著.

突然傳來了開門的聲音.母親回來了.

我像平時一樣滿面笑容地仰望著母親.我回想不起來那時候母親的表情.

媽媽無視我走出家門,把我仍下了.我那時侯在想什麼呢?是說想不起來呢,一般說來是孩子自己陷入了絕望的感覺.心嘎巴地碎了.

憤怒,悲傷各種各樣的感情在我的腦海中錯綜複雜,但是這樣的激情的要是沒有火源的話一直燃燒著的. 我已經沒有這樣的體力和氣力了.我放棄了母親,不過除了母親我沒有可以依賴的人了.

之後,對,還有神.我拼命地和神進行對話.

如果神不幫助我的話,我就要詛咒這個神造出來的世界.但是,如果神幫我的話,我就原諒這個把我苦苦相逼的世界.相信神的存在.

理所當然的,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我的身體沒有發生奇跡,眼前也沒有出現食物和錢.

我用剩下的命全力地詛咒世界.詛咒母親學校的家伙們全都死亡.

全部都去死吧……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明明是這樣想著的我眼看著就要死了,但是我現在能做的也就是詛咒一下吧.這是我對世界最低層度的抵抗吧.

再次聽見打開門的聲音.想著母親回來的話,就跟她說句"去死吧".

所以,沒有微笑翻著白眼 ,看見了那個人影.

是個我不認識的女人.那個人溫柔地抱著我.

口中馬上要說出的"去死吧."也沒有說出來.感覺是生平第一次這樣溫柔地被人抱著.

那個人把我送往醫院.總算保住性命,我不會死了.此後,我信仰我的神明大人,就和與神的約定一樣,我開始寬恕各種各樣的東西.因此,我決心想救了我的香織一樣眼前看到的所有人,伸出援助之手.

世界或許對像我和母親這種傷人的家伙十分殘酷吧,不過她卻還是讓我們這樣的人渣不至于死去,充滿了這種無償的愛.

所以,我不恨母親也不怨母親.

如果可以再見面的話,一定會愛她吧!

*

早上起床之後不是靜流學姐……是我的媽媽為我做的早飯.被當當當敲擊菜板的聲音拉到近旁一樣,向廚房的方向走去.

制服上面穿著圍裙,以為只有在漫畫中才會有,現實中存在了.看,世界真的很溫柔啊.我真的好高興.

"啊,月君,早上好.再稍稍等一下哦,馬上就可以吃早飯了."

"嗯!"

學姐……不是,確定是媽媽那一刻,我的病一下子逆行到幼兒時期了,…正好使用幼兒特權,緊緊抱住學姐.

我很坦率的完全融入其中,這里面的原因我也很明白.

不過,讓學姐崩壞的原因是我.

我必須要負責,現在我仍在考慮該怎麼辦.

順帶一提的是項圈取了下來.我的病情讓我變成了幼兒一樣,可能是項圈會阻礙靜流學姐做出些母親的事情來吧,于是摘了下來.如果她只是為了單單拘禁我的話,也不會做出這事來.看來她大概是真心想要當我媽媽.雖然有些錯亂,但是我喜歡那樣的靜流前輩,所以絲毫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

"今天的早飯是蛋卷哦."

"哇."

萬歲十七歳高中二年男生.特長是跆拳道.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用叉子吃沾著西紅柿醬菜肉蛋卷.啊,這個,不是純蛋卷嗎.做的真好,靜流學姐,真好吃……

"好吃嗎?"

"嗯,好吃!"

一轉眼就吃完了.靜流學姐在我吃飯的時候,始終微笑著.

突然看下手表站了起來.

"月君,對不起啊,媽媽,必須去學校了."

"哎!討厭討厭,不能和媽媽在一起真討厭!"

我躺在地上開始手腳亂動抵抗狀.那是在點心櫃台邊小孩子的把戲,我今年都十七了,是不是有點啥問題?!

學姐用很悲傷的眼睛俯視著我.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哦.

"對不起,月君,為了能和月君你在一起,媽媽必須得去學校去爺爺家."

說著跪了下來.別說是來阻止我的丑態了,反而延續著我繼續表演.

"媽媽,你會回來吧?真的會回來吧?"

說著我抱住了靜流學姐.當然又把臉埋在她胸前了.輕輕地拍打著我的後背.

"會好好回來的放心吧."

"飯放在冰箱里了.要當個好孩子哦."

"嗯,當個好孩子."

幸福滿滿的擁抱,學姐的上學時間到來了.

目送完靜流前輩我回到房間在床上坐下.然後返回現實.

"那麼,怎麼辦?"

想逃也逃不走,也不想欺騙前輩然後逃跑.要逃跑的話,香織和莉子會擔心吧.已經擅自在外過夜了.至少應該取得聯系.但是,我的手機找不到了.可能被藏在哪里了.這樣想著開始在房間里尋找.

首先打開了備用的衣櫃.我發現了里面的手提箱,情緒微妙下降了.其中有項圈,鎖,手銬和電棍,里面還放著恐怕是安眠藥的藥丸.情緒急劇的下降.但是,我的手機沒有找到.浴室和廁所餐廳廚房都找了也沒有找到.不過,的確是很好的房間啊.這個公寓是用來干什麼的呢?不是學姐的家……啊,說起來,學姐的父母是做社長之類的吧?的確好像是與房地產相關的公司來著.或許是學姐家擁有的物件之一吧.嗯,細小的事,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整體上的搜索結束了,還是沒有找到了我的行李.

歎息在床上坐下後,注意到手提箱放置的收上也有個小的收納空間.踮起腳打開門.好像有什麼東西.

試著手取出來一看,是影集.

有種不好的預感,我打開一看.

那是一本充滿美好的回憶的影集.被編輯的很好,照片旁邊的評論和拍攝日期詳細地寫著.只有一個有問題,照片中擺設的人物只有一人.

哎?全部是我?就是望月歲月的專屬舞台.

而且一個注視照相機的視線也沒有,從體育節我穿著短褲的樣子就會看出,不止最近的是我.是一年前的我的照片.不僅如此,連我換衣服時候的照片也有.也許是在男子的更衣室的一個場面吧!不過,要是把我們兩個的性別反過來的話,這完是全犯罪行為啊!還有我和優沙醬一起去游泳池的照片.順便說一下,每章還都陪上了評語和合適的邊緣.並且,還有我帶著項圈在床上睡覺的睡顏.當然評語也寫著"可愛的睡顏.今後兩人要繼續奮斗!"

"……跟我說了的話,多少我也願意被拍的."

靜流前輩是因為很害羞所以才沒有說的吧.嗯,這也正是前輩可愛的地方.

"啊,也有我穿著便服的.這是我和宗佑休息日出去玩的時候."

俯瞰的角度,恐怕是用鏡頭變焦拍的吧.蠻有技術嘛!

"被愛著的感覺啊."

嗯,什麼事都往好了考慮吧.靜流前輩是太過害羞了,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只是偷拍了而已,決不是什麼跟蹤狂.只是稍稍比別人一根筋一點,是個愛好攝影的可愛的女孩子.一點問題也沒有.

我最喜歡對我情深意重的靜流學姐了.但是呢,所謂情深意重有好的方面也有壞的方面.這麼說起來,我不是被學姐勒了脖子了嗎?

好,不考慮這些了.就當這本影集也沒有看到吧.一切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向著未來積極地生活下去吧.

合上影集以後我打開了電視機.節目中,癡情糾纏的殺人事件的滑稽可笑地被報道著.我立即把電視關掉躺在床上.

*

學姐……不是,媽媽回來後我的病再次進入到幼兒模式.迅速開關轉換,是我的厲害之處.嘛,因為感覺我也應該配合著演下去為好,所以放縱自己失控.

雖說如此,不跟香織取得聯系不不行的.不擅長說讓學姐把打電話借給我,像間諜作戰似的流了一身冷汗,躡手躡腳地來到陽台.

接電話的香織非常生氣,道歉道的很是辛苦啊.

總之,先說謊吧.內容是這樣的.在回學校的路上,幫助了被強行拉走的女孩.詢問是怎麼回事,被卷入麻煩的事件.總之,為了要保護女孩子和各種各樣的不良們談妥,所以不能回家.

這情節像是在哪的偵探小說看過,不過這一帶確實有成群結對的不良集團治安不好.恐怖事件多發,所以她會相信吧.

不過,香織卻說要報警.

"報警不好.雖然能夠當場就解決,不過從長遠來看,報警反而會增加他們的怨恨.所以,沒有關系的,只是和他們談談."

即便是這樣,和我說不要插手這樣危險的事情.

"但是,香織是不會拋棄我的吧?我要成為像你一樣善良有強大的人."

真心是有,但不是這樣的時候應該說的台詞.但是,香織先生表示了對我理解.到最後只說了讓我不要做危險的事,我的病又犯了說到"我一定會好好地回到你身邊的."

掛斷電話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視線.

透過玻璃"媽媽."一直在盯著我看.

臉上浮現著笑容的靜流學姐的眼睛卻是灰色惡濁的.我的笑浮凝固了,學姐靜靜地打開了一扇窗戶.無言地沒收了我拿著的手機,灰色的瞳孔凝視著我.

"說了不許來陽台上了吧?掉下去了可怎麼辦?"

把手機的事完全忽略的前輩,稍微有些讓人感到可怕.

*

結果項圈恢複了.連反抗的可能也沒有,老實地接受了項圈生活.不方便到是不方便.去廁所也必須得移動床,不能洗澡.雖然是充滿多方壓力的生活,不過,擁抱學姐壓力也就都消失了,真是偉大啊.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上網."

雖然完全接受了這種生活,只是有一個問題.就是這樣的話又一名啃老族誕生了.

"……嘛啊,就這樣吧."

不好,絕對不好.這是無所事事的啃老族.

但是,仔細想想的話,我原本就是個有病的混蛋.這樣的話,墮落是墮落了,不過也不是沒多大變化嗎?

不好嗎?和學姐兩個人墮落到懶散的生活中.頹廢主義的家伙.

"不行啊,思考,思考換檔到了壞人模式!"

盡管明明就是廢柴的了,這種客人不行是掙紮歌唱的地方!

好了,這樣的時候要肌肉鍛煉.如果肌肉鍛煉的話,會對努力的自己感到滿意.啊,這也不是逃避現實嗎!雖說如此,也沒有什麼要做的事情就做肌肉鍛煉吧.這種沒有節制的生活持續的話,體力就會衰退.以防萬一,身體的保養是非常重要的.

"你在干什麼呢?"

我停下了腹肌鍛煉,抬頭仰望那聲音的主人.

"哎呀,好久不見了.一如既往的漂亮呢."

小玉歎了口氣說:

"……虧我還拼命地在找,很有精神的嘛."

"哈哈哈哈……"

"是在想笑笑就能糊弄過去吧?"

雖然是笑臉不過聲音沒有笑.我的笑臉變成了假笑.

"我說過了吧?出勤率很低,一個人很難擊退巴古的.所以一直和月君一起行動.而你竟然突然地消失了.這是什麼啊?不把我當成一回事?傻了吧?"

"小玉,不要生氣哦.我也遇到了很多狀況……"

我站了起來.用幽怨地眼神凝視著小玉.

"果然還是讓你擔心了?"

"與其說是擔心,應該只是說是月君不在的話擊退巴古的效率太低了……"

我突然抱緊了小玉.

"放開我!性騷擾!別想就這麼蒙混過去!"

即便是這樣,因為病我更用力緊緊地抱著小玉不放開.一會兒,小玉就放棄了掙紮,在我懷中變安靜了.

"對不起啊,耽誤小玉工作了,還讓你擔心了,我道歉."

"我才沒有擔心呢,只是擔心效率的問題."

"恩,即便這樣,你能來見我我就很高興哦!"

這樣一點一點像哄小孩似的溫柔地抱著.

對于生氣的女孩子一個大擁抱就能夠把一切不快帶走,這是我犯病的時候常用的手段.

巴古真是偉大啊.用來打招呼都說得通.

"給你添麻煩,讓你擔心,我真的在反省.這種事情再也不會發生了.對不起了,我最愛的小玉."

"都說了,別想拿話糊弄我."

"啊."

在零距離的情況下屁股被打了.沖擊直接傳到至背上.哇,寸勁……

由于太疼了連聲音都沒發出來,這就是痙攣.

"月君,你不要把我當成只是那種程度的小女孩.你的思考和行動模式我已經完全掌握了,我不是那種能被你的甜言蜜語迷惑的女孩."

"對,對不起……"

"我最近學到的是比起用色相來控制你用暴力更好."

"我,我怎樣才能得到你的愛呢?"

"那麼,控制方法就從暴力轉移到色相."

"我會為愛而努力的."

微笑著站起來說到,

"不過,小玉,我有一件想說的事."

"什麼?"

"把自己當作贈品一樣對待可是不好的哦.你又不是東西,我並不是想要你的身體,不,小玉充滿魅力,非常漂亮.但是呢,那樣的發言是不可以的."

"什麼?你想說你想要的是愛情?"

"我想得到的是你的笑容喲."

經典的表情.

"我只期盼小玉能夠幸福.你幸福的話,對我的愛情也什麼都不需要.你笑的話,我就滿足了,

我只為了那個而努力."

"你不是想建設後宮嗎?"

"座位空著呢.想加入嗎?"

"那個後宮里有誰啊?"

"有哈皮子吧,她是我的後宮第一夫人."

對不起,我擅自說了這樣的話不過你能原諒我的吧?

我一定是在死之前都不會忘記你的.啊,總覺得稍微凹下了.

"自己隨意的發言不好,不過,趕快回去吧."

這樣說著,小玉把手放到我的項圈上.聲音響鎖開了.

"好了,走吧."

"我是想讓小玉得到幸福,但也常常想讓玉以外的女孩子都得到幸福.所以,現在還不能回去."

是不能背叛學姐的.

"不知道你發生了神秘,不過我……"

突然小玉的眼神變成了獵人的眼神.對于那個變化吃驚地身體哆嗦.

"呵呵,原來如此,是這樣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嗜虐的的微笑浮上臉龐.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月君,是你的功勞.你果然是值得擁有的有利用價值的伙伴呢."

"能幫助你我很高興,不過,怎麼了?"

"是巴古.".

小玉把巨大的鐮刀具體化的瞬間,耳鳴襲來,然後聲音就消失了.同到現在為止的記錄不同,不是繪畫一樣的世界.但是,從窗口看見的世界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到.這個房間,像是飛到了別的宇宙去了.

"目錄?"

"這是我的展開的目錄.感覺到了巴古的氣息了,挑釁一下."

玉像死神似的在腋下挾著大鐮刀一邊在房間的入口一邊目不轉睛地頂著房間的入口.

"大概,和你在一起的人中有巴古."

"誒?靜流學姐?"

稍等!這樣一來,各種各樣的問題……

"打算用這個凶惡的鐮刀來斬靜流學姐?"

"如果是有目錄的話就還沒有關系.即便巴古和宿主一體化,砍的也是只是巴古.我說,別廢話了,來吧."

小玉的眼睛炯炯放光的瞬間,背後的玻璃全粉碎散落了.趕緊回頭看.

黑色的影子卷成一條大鞭子.

"切!"

玉揮舞大鐮刀正要應對,比這更快的尾巴抓住了大鐮刀,纏繞到手臂上,玉的手臂變成了奇怪的形狀.

"啊!"

被奪走的大鐮刀小玉摔到了牆上.我是忘我地站在玉前面,能夠清楚地看到敵人的真面目.

上半身裸體的女性,下半身是蛇體.光蛇的部分,就有四,五米長吧.

鱗片發著油亮的光,巨乳全部露出來很色情.

離的很近啊.那,那個,臉啊,就是靜流學姐.

"……形象改變嗎?這樣的學姐我也喜歡."

"寶寶,我可愛的小寶寶,在哪里?"

和我知道的靜流學姐的聲音有些微妙的不同,怎麼也說不通啊,尾巴的前端一邊響一邊搖著在附近尋找著.

"是,拉米亞啊……"

小玉在背後呻吟到.拉米亞是神話中的蛇女.是希臘神話來著吧?專門搶走小孩,並且將其吃掉的蛇……

"月君,戰斗……"

小玉軟弱無力的聲音說到.可上半身是靜流的前輩啊.

"是你殺死我的孩子了嗎!"

粗蛇尾巴在被嚇呆得動不了的我的身上延伸著.聽見了呻吟聲音,回頭看見玉的身體被蛇的尾巴上纏成卷了.

"咕……"

糟了.是危機.

"學,學姐!這樣是不行的!"

"寶寶,我可愛的小寶寶,在哪里?"

像沒看到我似的四處張望.像是在尋找孩子,還在繼續那個母親扮演游戲?說起來,玉是說過巴古和宿主會相互影響,那麼,附和她試試吧.

"媽媽,媽媽!"

"寶寶!"

靜流前輩們的表情一下子活躍起來,身體靠近我.就這樣用雙手撫摸我的臉.嗯,乳房在意,但是不會說這樣的話.玉還在危險中呢.

"啊,月醬,太好了.媽媽趕走了壞家伙."

啊,聲音回到靜流前輩.這樣的話,也許能溝通吧.

"這,這個事情的,那孩子是我的朋友.所以……"

"女性朋友之類的月醬不需要.那個孩子是想從媽媽這里把月醬奪走的壞人.媽媽只要月醬.除了這以外什麼也不需要了.所以,一直一直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就好,月醬."

聽見背後玉的呻吟聲.

"月君,戰斗……"

糟糕,危機.但是,我真的不想對女孩子采取暴力.啊,怎麼辦啊?這樣下去的話可……

"靜流學姐,真的這樣下去就好嗎?"

啊,我的病又要……

"好啊,兩個人一直在一起.月醬什麼也不用擔心的.會愛你.媽媽會好好愛月醬的."

靜流學姐把的臉頰貼在了我的手上.

"我不滿啊."

而且還是一副帥氣的臉.

"為什麼?因為月醬是……."

"媽媽不能作為女孩子來愛我嗎?"

甜聲音細語著用手轉動靜流前輩的肩膀,把她抱到懷里.

"靜流,這樣很好吧?你要是說好話,就按你的願望交往下去.

但是,其實不同吧?"

"因為,月你是只屬于我的東西……"

"會成的."

"是因為有病的,不可相信!"

"靜流真的愛我的話,我會成為只是你的東西.方法只有這一個.靜流,你愛我嗎?"

"我愛你!"

"那麼,放開她."

被銳利的眼神瞪著.

"又被欺騙了啊!"

" 啊 !"

小玉在背後呻吟.即便如此,我仍然用淡定的表情凝視著靜流學姐.

"不,不是那樣的.如果傷害了她,我就不會成為你的東西."

"是什麼意思呢?"

"你殺了我吧."

"誒?"

誒?

"之後,你也追隨著我死去.然後,我們的愛就永琱F."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病變得如此無厘頭了啊?饒了我吧.我是被塔那托斯【希臘神話中的死神】附體了吧.

"我也已經累了.盡管是我愛著靜流的,但我卻背叛了你,傷害了所愛的人.那樣的話,還是不在你身旁比較好.但,我還是希望和靜流在一起的."

"月君……"

"但是,我病.即使不想背叛你也會不知覺地背叛.那樣的話,就干脆二人結束吧?"

稍等一下!我在說什麼?在說什麼?

這是我的病.討厭這樣的自己.但是,因為是自殺或強迫殉情什麼的沒有方向的拜托了.總有一天被女孩從背後刺了,在那之前,盡可能的想活著!

"月君,這樣好嗎?"

"我想成為靜流的東西.方法只有這個.不過要是,靜流說討厭的話,也可以放棄的.但是,如果放棄了,彼此就再也不要見面吧.在一起也只是受傷."

以自己的生命為盾牌來談判.或許我的病,在這里靜流前輩吸引,讓所有的含糊吧了吧?但是呢,這是我完全是個奇怪的人喲?啊,是……

"月君……"

靜流前輩,決心滿溢的眼睛看著我.

"我知道了."

不懂!所以,拜托懂!踩刹車吧!

"那麼,知道放開她理由了吧?我們兩個人的旅程局外人是不需要的."

是啊.就我和月走吧."

啊啊啊!當真?喂,是認真的嗎?

靜流前輩用透徹的瞳孔凝視著我.是下了決心的人的眼睛.受那個視線的影響,我也強有力地點頭.不要點頭啊!不要逝世的!前輩,請重新考慮!

退一步說我死了無所謂.但是,我不想讓靜流學姐也死了!不,如果可能的話,我也不想死啊.啊,真是的,小玉!救命啊!

視線向背後望去,被卷起來的小玉被放開了.我唯一的依靠小玉,不知道是活著還是死了,無力地倒到地板上了.然後靜流學姐用自己的蛇體,我和前輩的身體卷到了一起.我的意志相反,有種走投無路的感覺,不過,那個,真的嗎?這真的是嗎?在哪里選擇失誤了嗎?

不不不,不好不好,這樣的展開不普通呀.

"月君,我愛你.一直愛.來世也愛你."

靜流一邊流眼淚一邊說出口.好像什麼的開關開了似的.而且我也呼應似的一直流眼淚.當然,是謊言的淚水.

"我也是,靜流.來世一定會讓你得到幸福吧.一定會找到你."

不,不,等下.什麼沉浸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了嗎?不是在來世幸福是今世就要幸福吧.啊,這樣啊.你看並不是 和誰在一起都會幸福.人是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我當然也是,學姐也是.

"月君!"

靜流前輩開始用細長的舌頭像捕食老鼠一樣在我臉上撫摸劃撥.就這樣嘴唇豪爽地被奪走了.

接吻,真是厲害啊.有種要被壓倒了的力量.通過歐美人寒暄時的使用也可以明白的.

接吻的話,各種各樣的事都會變好了.

死在這里的都是我的命運嗎?我不希望靜流學姐死,但是這樣被女孩子擁抱著的死法,對于我來說是相當好的死法.靜流前輩,也是這樣期盼大吧.好了,就這樣吧.在這里,我的人生就完了吧.

各位,至今承蒙關照.能和大家相遇真是太幸福了.

接著,我和靜流學姐被蛇體一點一點地纏緊,變得很痛苦.如果她想的話,一下子就讓我死了吧……

"靜流學姐,能和你相遇真好."

"月君,我愛你."

"我會幫你們的."

小玉在後邊喊到,伴隨著小玉的聲音,我的腹部先是感到刺骨的寒冷,又馬上轉變成火辣辣的疼痛.原來是小玉一邊在用大鐮刀刺我和學姐,一邊露出滿足的笑容.

"月君,GOODJOB!"

*

回過神來,我已經倒在了地上.

"月君,早上好!"

小玉坐在床上微笑著看著我.用鐮刀刺穿了我和學姐,看來她心情很好啊.

"算了,雖然是子巴古,不過我是狩獵巴古的嘛."

"子巴古?是什麼來著,感覺以前好像聽過?"

"以前說過的,從巴古派生出來的巴古就叫子巴古,原來的巴古就叫做親巴古,如果和親巴古接觸了的話,就會被傳染成子巴古,與其說是自然地被傳染,其實是被親巴古寄生了."

"那麼也就是說,有人被巴古寄生了?"

"恩,是有那樣的可能性的.或者是同親巴古接觸了,有可能親巴古就在附近."

是這麼回事啊.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學姐真的不幸啊.

"總之,月君,干的不錯,用那種交談的方式,阻止了巴古的行動,我都沒想到,你的病有時候也蠻有用的嘛!"

雖然被表揚了,不過我一點都不高興."那個,你刺我之前你到是說一聲啊!雖然很有用,不過真的是疼的要死啊!"

"身體上的疼痛,治好了就馬上會忘了,沒有關系的."

其實我的心也痛啊……

"靜流學姐呢?"

"在那邊睡著呢."

慢慢地轉動身體環顧四周.穿著制服的靜流學姐倒了下來.

"靜流學姐的言行很奇怪,是受了巴古的影響吧?"

"恩,是的,巴古的宿主會受到巴古的影響,巴古也會受到宿主的影響."

"果然是這樣,那她還會記得嗎?"

"目錄里的事或許會像做夢一樣,不過現實中做了的事情,會記得的."

"這個巴古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寄生在學姐體內的?一年前?"

"我想應該就是最近吧,不過巴古的成長是有個體差異的,我現在沒有仔細調查,還不能斷言."

那麼,那些照片應該是在學姐還沒有被巴古寄生的時候照的……

恩,算了,這就是靜流學姐的個性吧.

"現在,學姐的體內現在沒有巴古了嗎?"

"嗯,已經沒有了.被捕殺了."

"醒了之後,就會恢複原樣了吧?"

"所謂人格的形成是經驗的積累,剛剛奇怪的經曆也會對她人格的形成產生影響吧!所以你問我她會不會恢複原樣,我也不能說是."

不會吧,又會被監禁?!!我要是不趕緊回家的話,香織她們真的要急死了.

雖說這樣,也不能把學姐就這樣仍在這里不管.好,停止什麼近親淫亂的游戲,好好地同靜流學姐好好談談.

"小玉,你先回去吧,我有話要和靜流學姐說."

"好的,不過我問一個問題可以嗎?"

"什麼?"

"月君,你剛才是真心想和那個女孩子一起死嗎?"

是嗎?最初是因為犯病精神失控,最後我也完全接受了,我是真心的嗎?!

"或者是說,還是想到了頂多是受點傷也沒有關系?"

"沒有,那時我沒有回頭,不知道你會幫我."

"但是,如果你當時是真心的話,你活的也太悲觀主義了吧!"

"我才沒有厭世主義呢!"

"那個,所謂的厭世主義呢,是不管世界怎麼樣都全部接受,什麼也不做,不反抗,只是接受.如果問他們為什麼的話,他們就只是笑而不語,像月君一樣.把死認為是很平常的事情,這種精神境界至少在日本還是很少見的."

"恩,確實,我是個異類,我自己也是知道的."

"如果冒犯了我道歉,是什麼樣經驗的積累才成了像月君這樣的人呢?有點感興趣."

不是獵人的眼神,小玉用純粹的眼神看著我.看著這樣的小玉,我深切地感受到,她確實是美女,不過不是人類.

"恩,算了,因為月君你這次干的不錯,我就先回去了,拜拜."一邊揮舞著手,一邊穿過玻璃窗向夜空飛去.這樣一個吵鬧的人走了,外面的噪音變大了.我跪在安穩地睡著的靜流學姐前面.學姐豐滿的胸部隨著呼吸上下地動著.如同睡美人般美麗.看著她我自然地露出了微笑.說要成為我母親的靜流學姐,雖然是精神失常,不過真的讓我感受到了愛.不過,正因為如此,還是和靜流學姐分開的為好.至少,如果在我克服不了我的病的情況下,還是會再次傷害到靜流學姐.決不是因為我害怕靜流學姐.

我也希望,只對喜歡的人說我喜歡你,只想讓那個人變的幸福.不過我不否定我有很多喜歡的人,也不能決定最喜歡誰,但我決不想背叛不想傷害別人.

我一邊想著自己的心事,一邊看著學姐.學姐睜開了眼睛.

"月君……"

"我可以叫你媽媽嗎?"

靜流學姐有點不好意思了,臉紅了坐了起來.

"啊,那個,我……"

"我很開心的,感覺到我是真的喜歡靜流學姐."

"啊,啊, 不,不是,什麼?為什麼喜歡我?哎,難道是因為項圈什麼的……"

"是的,而且你還監禁我了."

"啊……"

學姐抱著頭說,

"怎,怎麼了,腦袋里面嗡嗡的,感覺月君好像很辛苦,好奇怪,我干了什麼?對,對不起."

學姐好像恢複到原樣了.

"學姐的困惑都是我的錯,雖然現在說這樣的話有些奇怪,不過我們還是分手吧!就像學姐知道的那樣,我腳踏兩只船,是不能原諒的."

學姐低著頭什麼也沒說.

"不過,當你說要幫我把病治好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像我這樣的人從沒想過會被原諒."

說的這些話是真心的,不是的話,就讓我永遠停在幼兒模式.

"其實,我這也不是第一次腳踏兩船了,一直重複著同樣的錯誤,我也想過,收斂一點把精力用到學習上,不過一點變化都沒有.雖然我每次都在反省,不過人渣就是人渣,所以,我們還是再見吧."

"請不要擅自做決定."

我抬起頭,看到靜流學姐十分嚴肅的表情.

"確實,我很受傷.也很生氣的把月君題開了,不過不要不問我的意見,就擅自做決定."

說老實話,我不想聽她說恨我的話,不過,我也不能逃走.只有老實的接受她的責難.

"你劈腿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也不甘心地哭了.生氣,不能原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去找你,我是那樣的痛苦,而月君還像沒事人似的滿臉笑容.真的很想殺了你……"

雖然很恐怖,不過是理說當然的話,我什麼也不能說.

"不過,我不是真的要殺了你哦,我只是想要你看著我.我喜歡你,你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不過我還是不能討厭你.自己生氣,因為我是這麼淒慘,就一直跟著你."

果然感覺被人跟蹤了,不是我的心里作用.

"雖然我很不甘心,不過,因為我喜歡你,希望就這樣兩個人一直在一起.但是,我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生氣.一直按照父母要求的那樣活著,脫離了父母,又依靠月君,沒有自我……"

靜流學姐快要哭了,自我嘲諷.

"沒有自尊就好了,這樣的話,就可以追著月君讓你不要拋棄我,不過,我做不到.所以,我才說要幫月君治病,這樣可以見到月君,也可以保全我的自尊……"

靜流學姐歎了口氣,看著我.

"或許難以相信,我變得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然後就把你監禁了,你一定變得討厭我了吧."

"這不是學姐的錯,都是我不好."

"我是人渣."

"月君才不是人渣呢,你的過去我也知道,病的事情個我也能理解.我知道月君也是很痛苦的.以後只要改善了就好."

"不,別說什麼以後,我們已經……"

"不,不分開,不管月君你怎麼想,我的戀人只有月君你一個我,我會幫你治病的.反正我將來不是學醫學,就是心理學……"

"不,不過……"

"你說會隨便地喜歡人,那我也隨便地喜歡你.我喜歡你和你沒關.再說,你說分手我也沒有同意.我會向著結婚努力的,不過我作為女孩子的自尊,如果你敢搞外遇的話,我就打斷你半條腿,給我好好覺悟!"

怎麼感覺靜流學姐,性情大變了?原來是這種感覺的人嗎?

"就這麼定了,今後就請你多多關照了,絕對不會放過你."

啊?真是奇怪啊?沒能分成,並且還被說了不會放過我.

"也就是說學姐原諒我了?"

"原諒和忘記是同意的,所以不會忘記的事情是不會原諒的,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雖然是笑臉不過超嚇人.

"不過,我身邊有沙醬,千夏等很多女孩."

"做為正妻對于那些偷腥的貓,要全部干掉!"

"不,不要干掉我身邊的女孩子."

雖然說出這話,但總感覺很低劣.就算是靜流學姐也收起了笑容.

"那就事先說好,你發誓不做奇怪的事,只愛我一個 ."

感覺到強烈的壓迫感.啊?真的不能逃走?如果在這發誓了的話,不就是默認了嗎?我是喜歡靜流學姐,不過……

"那,那個,我犯病的時候,怎麼算呢?"

"我就把你打到要死,那些偷腥的貓果斷干掉."

不行,我要是同意了的話,被害的程度就會擴大,修羅場發生的幾率會增大.不能接受,必須另尋自保的方法.

不能把麻煩弄到別的女孩的身上,為了我的世界中的其他女孩,我必須要和靜流學姐分手.

不過,我要是不搞外遇的話,不就沒事了嘛.要是能做到的話,我也就不用痛苦了.我離正常人的道路還遠著呢!

"靜流學姐,我們一邊喝點什麼,一邊聊吧!"

"好的."

"那我去取,等一下哦."

說著我向廚房走去,拿出放在冰箱里的果汁倒在杯子里.然後從學姐的手提箱里拿出安眠藥弄碎了放了進去.端了回去,然後微笑著把放了安眠藥的果汁遞給學姐.學姐卻被自己的果汁和我的果汁調換了,說:

"月君,你喝吧!"

"啊,蟲子!"我喊到然後扔開了被子,被子倒了,果汁灑到了地板上.

"啊,都灑了,我在去取一杯吧!"

"好的,不過這次你可別再弄什麼貓膩了."

暴露了.我像是要逃跑似的又一次向廚房走去.我還在想著用安眠藥讓學姐睡著然後逃跑,不過,打開冰箱門的瞬間

我意識到,我就這樣跑了不就行了嗎?這麼簡單的方法我都沒想到,我真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這樣決定了我動作十分迅速.我沒穿鞋,不過沒有時間考慮這些事情了,不動聲響地開了門,然後開始在走廊進行百米沖刺.一會兒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月君,等等."

聽見身後的腳步聲,回頭一看,拿著電棍的學姐正在追我.嚇人,太嚇人了.

"對,對不起,讓我干什麼都行,跟我分手吧."

"我不會原諒你,不會放過你,不會和你分手."

一頓跑,終于擺脫了靜流學姐的追殺.不過一考慮今後的事情,我的心情又變得沉重了.學姐也說了沒有想和我分手的意思,如果這樣的話,沙醬,千夏就會正面成為她的攻擊目標.隨時都有發生修羅場的可能.痛苦,太痛苦了.

結果,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總之,靜流學姐的事情就先不考慮了.考慮也什麼都解決不了.所以,

比起修羅場還是先考慮世界和平還有巴古的事情吧!

為什麼靜流學姐體內會有巴古?小玉說什麼子巴古來著?

這樣說起來,也不能否定子巴古和優沙醬有一定的關系.

確實已經知道了,就不能裝做不知道,回去後要一五一十地告訴小玉.

一周沒回家了,情況可不妙啊.

我剛一進門香織和莉子就開始哭.然後兩個人開始一起發火.我跪在這兩個對我進行說教的人的面前.

"我知道哥哥是個善良又強大的人,不過真的很擔心來著."

鼻涕一把眼淚一把號啕大哭.我只好一個勁地說對不起.

"我一想到要是月君回不來了,就……"

香織也梨花帶雨的.我也只能說對不起.

一邊被訓斥著,同時也真切地感受到我被這兩個人深深地愛著.

曾經跟靜流學姐說過我沒有感受過被愛,我錯了,我被家人愛著.

說教的結果就是我周末要和莉子去約會還要和香織去購物,明明三個人可以一起去的,確定在了不同的日子……

被說教的很累了的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小玉正在床上看漫畫.

"我說,在家里的時候不要顯出人形."

"不顯出人形的話,看不了漫畫."

恩,確實是不顯人形的時候有很多東西都不能接觸.不過……

"要是被香織,莉子發現了的話,會很麻煩的."

"不過那就看不了漫畫了,月君."

完全沒有想要消失的意思,行了,咋地都行吧.

"要是感覺到有誰過來了,就馬上消失哦."

"知道的,我才沒那麼蠢呢."

晃著腳丫回答著.

要以什麼時機提起優沙醬的事呢.

"對了,說起來,剛才的巴古的臉和優沙醬好像啊!"

小玉的腳丫停止晃動了,眼神好像恢複到了工作時的眼神.

"月君,我怎麼是第一次聽說呢?"

小玉放下漫畫,坐在床上.我一言不發地跪在小玉面前.

"怎麼回事?"

"那個,那個,我們活在當下,過去的事情就別說了."

"你以為這是理由嗎?"

"對不起.因為不想增加麻煩,當時就沒說."

"恩,那麼,這個過失,你,能彌補嗎?"

"彌,彌補,自己負責?"

"是的,或者,不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嗎?"

"相應的代價……?我只能用身體來償還,不過我一直期待的是3P的初體驗……"

真沒辦法,我這樣的人.為什麼這樣罪孽深重呢?

"小玉,你最近都沒怎麼去游戲中心,是被誰監禁了?"我順嘴說了出來.

"我不是想玩就能玩的,我是有責任的."

快到春假了得打工掙錢.在點頭反省的我的面前,玉滿臉難色陷入思考.

"像月君所說的,如果那個巴古的臉和優沙的臉一樣的話,優沙就是宿主的可能性很高.因為都是月君腳踏兩船的受害者,靜流和優醬都有接觸的可能.

"啊,劈腿的事情敗露時,我就接受了她倆的制裁."

"如果那樣的話,有可能那時就傳染了."

"傳染,那麼簡單就傳染了嗎?"

"只要具備了寄生的條件,就能夠傳染.直接接觸什麼的,不光是這樣,也會受到當時的氛圍影響.有共同餓負面感情的話,傳染的可能性就會大副提升.

也就是說境遇相同的人容易傳染.確實,靜流學姐和優沙都是我腳踏兩只船的受害者."和剛才那個巴古作戰時,雖然很快就取得了勝利,不過我的情報還是受到了損傷.在這個情形之下要和女武神作戰恐怕有些嚴峻."

"嘛啊,在這點上我會加油的."

"不過,月君思想奇怪,對女孩子是絕對下不去手的吧!"

被說了思想奇怪,不過不能否定.

"把你的特性運用到戰斗當中也很好,我想月君在戰斗中是有微妙的作用的."

"對不起."

"這樣的話,你就起到了盾牌的作用.認識的對手並且是以前的戀人的時候,光用嘴就能抵擋.輕松就騙到對方."

"……怎麼像是說我沒用呢?"

"那是看問題的方式不同,對我來說,月君就很有用.那就是月君的優點."

能幫到小玉,也就好了.

"那,怎麼做?"

"用手機什麼的把她叫出來,今天的連戰太吃力了,就明天吧."

正要拿出手機的時候,發現手機不見了.啊,對了,我的手機在靜流學姐那.

"怎麼了?"

"明天,直接和優沙見面談吧."

"我怎麼都行,怎麼了,看起來沒精神呢."

"不,沒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是還得買新電話……"

今天付出了很大費用.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第三章 差點踏進了墓地    下篇:第一卷 第五章 我要成為後宮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